“赶潮”故事:《长江滩上的一颗明珠》——记当年围垦当年盈利的南通农场


本文发表于《中国农垦》1959年23期

作者:顾思良(原南通农场党委秘书)

从南通市乘汽车到张芝山下,再向南走10多里,就是闻名天下的长江滩了。当你登上宏伟的江堤举目眺望,堤外,浪花拍岸,天水一色;堤内,遍地金黄,五谷丰登。这里就是当年围垦、当年盈利的国营南通农场。

南通农场是在大跃进的年代中诞生的。这地区过去“潮来是江,潮退是滩”,生长着一望无边的芦苇和杂草。1957年冬天,南通农场的职工响应党的“进军江滩”的号召,挺进这人迹罕到的芦苇滩内,首先用勤劳的双手,修筑了一条长达11,000米的大堤,从长江嘴里夺取了总面积达14,000多亩的土地,实行围垦,决心在这块土地上为国家创造粮棉财富。

堤是围起来了,但这仅是做到杜绝湖水往来的第一步。而在堤内广袤的土地上,仍然是杂草丛生,而且地势高低不平,流漕交错,水深处可及膝盖。当时,不少同志产生动摇,认为:“要种庄稼难如登天,未必有利。”有的认为:“先少垦点,待冬季落潮后再垦,全部垦了绝不可能。”

有些职工来的时候满怀着希望,以为到场以后就可以过到舒适的生活。但现实打破了他们的幻想——住的是小草房,连吃饭喝水都有困难;再加当时阴雨连绵,场里虽有三台排车,但因田里到处积水,不时发生陷车事故,于是,有的就产生悲观失望情绪。总之,当时的困难是很大的。

但在党的坚强领导下,经过场党委的具体分析和研究,结论是:“有困难,但也有办法、有出路,前途是十分光明的。”关键在于:除紧紧依靠党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外,主要的还要看到人的主观因素,依靠群众,走群众路线,大搞群众运动。并全面分析了各项具体条件,决定打破“一年围,逐年垦”的陈规,确定了建设和开垦齐头并进,遵循着多、快、好、省的方针,集中一切可能集中的力量,朝着确保一万亩,争取实现全面开垦的目标迈进。

为此,全场立即召开了“向草滩大进军”的誓师大会。通过这次会议,职工思想获得了解放,战斗情绪高涨,一致提出了“勤俭办场,艰苦起家,叫荒滩变成良田,争取一本万利”的口号,职工们表现了坚强意志,掀起了一个轰轰烈烈地向荒滩进军的高潮。这以后,局面立即大大改变,短短的时间内,大片的草苇被砍掉,纵横的流漕被填平,一条条整齐的沟渠,一片片平坦的土地,呈现在人们的眼前。

群众的干劲起来了,洼地、流漕被征服了,但在土壤尚未熟化的情况下,究竟种什么作物才最合适呢?情况没有完全掌握起来,经验也不够,怎么办呢?经场党委研究,决定拜老农为师,邀请当地有经验的老农到场里来,听取他们的意见。

经过座谈研究和实地考察,多数认为:种水稻,土地不够平整,灌溉条件不具备;种棉麻,投资多,肥料也没保证,而且农时也赶不上;这时大家都认为,只有大豆最合适,投资少,收效大,既可培养地力,又可边垦边种;特别是“牛口红”品种的大豆,产量高,播种期迟,成熟后不爆裂,在新垦地上大面积种植,是完全有把握达到丰收的。这样,就决定除试种少量棉、麻、稻等作物供观察研究外,全部都种大豆。但在头年开垦的土地上种大豆,草害是非常严重的,有的草长得比豆还高,就像大豆長在草里一样。

全场职工立即动员起来,向草害展开了坚决斗争,晴天锄,雨天拔,前面锄,后面拔。经过日日夜夜地努力,终于保证了大豆的丰收。去年共种大豆10,036亩,单产255斤,总产达260万斤,主、副产品折价317,000多元,获利7万多元。

建场初期,底子薄,条件差,为了保证生产,采取了因陋就简的办法,使人力、资金集中用于生产。必要的仓库、房舍,都就地取材,砌盖草房或无木芦芭混合结构,力求降低造价,家具尽量买旧的或买价钱比较便宜的芦苇和竹子制成的;农具除场里买一部分外,并挖掘群众潜力,由工人自备一部分,能借到的就暂时借用。采取了这些措施,就使农场的开支大大减少,对争取生产非常有利。

为了生产出更多的商品供应人民生活和社会主义建设需要,南通农场目前正积极开展多种经营。目前猪已饲养500多头,家禽3万多只,养鱼50多万尾;开展了养蜂,养蚕、水产捕捞等副业生产。此外,还种了林、桑、茶、果、薄荷、黄麻等经济价值较高的作物。

现在,长江边上的这片荒滩,已是鸡鸭成群,猪牛满圈,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……